买来墙面漆,刷绿裸山体(组图)

近日烟台降雨不断,经过雨水冲刷后的芝罘岛采石场断面裸岩处,“绿”得格外耀眼,但这片“绿色”不是植被,而是绿漆。山体上涂绿漆,用的还是多乐士优质内墙漆,难道是搞“绿化”?

记者探访>>远看似青苔,走近才知是绿漆

7月9日下午,记者来到芝罘岛,在芝罘岛东路与佳苑北街交叉处向北的芝罘岛山体间,记者看到,成片的绿树中夹杂着一块“古怪”的绿地,从远处看像青苔附在断壁裸岩上,但与旁边翠绿的林区相比,这块“绿地”显得极为僵硬和呆板。这到底是块什么样的绿地?

带着疑问,记者顺着佳苑北街的方向往里走,到烟台老年公寓后,沿公寓西面的一条小路向上走,记者来到了断面山脚下。仔细一看,原来远看似青苔的地方,是被刷上了一层绿漆。山脚下有很多碎石块,普通石块与喷过漆的“绿石块”对比鲜明。

在山体脚下,记者看到,上千平方米的断面山体被涂了绿漆,山体下还有遗留下的油漆罐和涂漆使用的塑料薄膜。记者拿起油漆罐看了一下,上面写着“多乐士逸彩哑光墙面漆”的字样,该漆标为“优质内墙漆”。

由于长时间的风雨冲刷,山体表面的绿色逐渐变淡。

山下居民>>有人表示反对,也有人说“很有创意”

随后,记者采访了山下大疃社区的居民,不过意外的是,除几个年龄稍大的居民外,大多数人对山体被涂绿漆的事情并不知情。

附近年近六旬的居民刘厚军介绍说,断面山体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开矿造石形成的,而绿漆是2010年涂的,目的是为了让光秃秃的断面山体好看些。

刘厚军说,自己也记不清采石场具体是哪年停产的,但说起采石场,他就想起了那段村里白灰飞舞的日子,后来采石被政府部门叫停。涂绿漆时,他还专门去现场看了看,但除了对气味有意见外,他并没有反对这个做法。

记者了解到,大多数居民并没有留意到山体的变化。不过听到山体被涂了绿漆,不少居民表示反对,认为这么做没什么意义,但也有居民认为“很有创意”。

芝罘岛集团>>栽过植被没成活,无奈结网涂漆

芝罘岛集团一名姓张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采石场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就已停止生产,但采石时遗留的断面山却一直存在,关于断面山植被绿化问题,他们一直在尝试不同的方法。

“过去的十多年里,栽了很多次树和植被,还向上运过土,但一直不成功。”张先生说,当时有近20人背土上山栽植被,但因为断面山体基本是崖体状态,留不下泥土,所以绿色植被根本栽不活。“有些地方扯的绿化网,有些地方涂了绿漆。”张先生说。

7月10日上午,芝罘岛集团办公室张主任致电记者,证实了张先生的说法。张主任称,围绕该处断面裸岩的绿化改造,人力物力算一起,集团先后投入了约80000元人民币,各种植被栽植实验失败后,为了让裸山“迎面看着比较好看一点”,2010年,他们最终选择了结网涂漆的办法。

相关部门>>虽然方式不当,但也是一次“尝试”

对此,烟台市国土局芝罘分局一位工作人员称,断面山是由于当时开矿造石形成的,矿产管理科对此有所了解,当时知道绿漆涂山的情况后,工作人员到了现场,但当时现场已涂刷完毕,也就未再干涉。

芝罘区林业局副局长姜先生告诉记者,林业局对此类事项本是不赞同的,但是芝罘岛集团在涂刷油漆前并未上报林业局,因为事件的特殊性,也不好整改。

芝罘岛街道办的工作人员张先生称,芝罘岛集团的做法也是为了使裸岩更好看些,虽然方式不当,但也是在此前各种措施均告失败的基础上的一次“尝试”。

原先无毛之地,现在绿荫一片

2011年6月,芝罘区农发局针对辖区内的部分裸露山体开展了“裸露山体绿化改造”工作,并最后选择了在芝罘岛东口村等两处裸露山体进行植被恢复实验。如今实验已经一年多了,效果到底咋样?

7月10日,记者跟随农发局的工作人员姜先生到现场实地查看,发现改造现场成效显著,与未改造部分的试验区对比明显。

记者看到,试验区盛开着大片红色、白色虞美人,大量植被附着在上面,其中还有适合在崖壁生长的刺槐,与东侧未改造区对比明显。

“像这些长满花草的地方之前就是裸露的山体,和东面的对比试验区一样。”在近3000平米的东口村试验区,姜先生指着东半部分未进行绿化改造的裸露山体说道。

据姜先生介绍,该处裸露山体由于是陡坡面,局部地质坚硬,地质结构复杂,当时采用了混凝土植被喷播绿化的方法。

由于基质层采用混凝土植被技术,使原坡面及局部松软面得以加固形成一个整体结构,从而促使原本松软坡面得以稳定,再通过后期植被根系对原坡面缝隙的灌入、固定,结合混凝土植生层,在坡面形成一个牢固的生态固定系统,确保了坡面的稳定和植被的高覆盖率,达到预期的固坡及绿化效果。

姜先生说,裸露山体的绿化改造实验确定成功后将在辖区内全面推开,正在向财政部门申请资金支持。

改造前的东口村绿化改造试验区。芝罘林场供图

改造过程中的实验区。芝罘林场供图

改造一年后的东口村实验区。记者王晏坤摄

(本文来源:大众网-齐鲁晚报 )